亚洲制造业工资与发达经济体相比

制造商正将营运和供应链厂房迁往工资较低的国家,即使搬迁成本高昂而且风险大亦在所不计。

电子OEM、EMS制造和PCB组装供货商均受到关税、材料、土地和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更严格的环境法规影响。

Hourly wages for developed economies (USD, 2016)

摩根士丹利研究报告连同以上数据于2018年11月发布。该报告的数据来源包括亚行,世界银行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,国际劳工组织,欧睿信息机构,CEIC,Haver,世界经济论坛等机构。

摩根士丹利研究指中国的劳动力正在老化,但中国的劳动力质量却一直在提高。过去五年有3400万毕业的大学生,远超过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总和。

市调大师Nakahara评论: 

以上数据相信是真实的。但从PCB厂商角度来看,工人时薪只是雇主必须付出的其中一项。

几乎每家中国PCB厂商 (国内和国外的)的工人每天工作十二小时(8小时基本工时、4小时加班,而加班工资双倍,即工人每天获得16小时工资,故此以最低工资吸引员工是十分困难的。

雇主必须开价高20-25%才聘到员工。工人每月大概收入约$850-900美元,工程师薪酬更高。

另外还有很多与生活相关的成本:宿舍、食物、宿舍用的能源、医保社保(最低12%的工资)。位于沿海的高成本地区,劳动力总计成本大概需要1350美元(内陆则少大约20%)。

同等的成本于泰国约为650美元、越南则350美元(目前正快速增长中)、印度约200美元。不过工资只是PCB制造的其中一个考虑因素,基建设施(当地物料供应、设备、电力、水源等等)的考虑更为重要。

亚洲一直谈论中国PCB制造商将业务转移到低成本的东南亚国家的可能性(这是不可能的),以避免美国政府可能施加的额外关税(关税最终决定如何预计将在3月1日揭晓)。不过在泰国或越南建造一座新工厂,由计划确实开始起计至少需要一年时间、设备安装需要四至六个月、试行营运后获客户批准又要四至六个月,也即是说客户对新工厂的确定需时两年半到三年。届时情况如何又可能出现变量。

贸易战开始前,中国很多大厂商都正在扩充,当中至少有30个大型项目已完成或将于一年内完成。

与EMS不同,PCB制造需要大量淡水和充足电力,水电成本是一项须经仔细查核的项目。

若然我要新建PCB厂,我仍然选址中国。

(HKPCA编译)